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检察院诉张爱民等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

 经典案例     |      2019-07-14 22:02
典型案例之刑事案例一——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检察院诉张爱民等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0302刑初189号
  公诉机关: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爱民、李楠、黄达林、王志、高江涛、刘西员、王某1、韩冬冬、王高、赖正文、邓雨、田景、王学义、许藤严、储朔
  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检察院以云检诉刑诉(2016)第20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爱民、李楠、王某1、田景涉嫌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黄达林涉嫌犯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王志、王学义涉嫌犯非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高江涛涉嫌犯非法猎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刘西员涉嫌犯非法猎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韩冬冬涉嫌犯非法收购、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王高、赖正文、邓雨、许藤严、储朔涉嫌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一案,于2016年7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林、刘晓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爱民、李楠、黄达林、王志、高江涛、刘西员、王某1、韩冬冬、王高、赖正文、邓雨、田景、王学义、许藤严、储朔及辩护人孙汝辉、魏成民、李政、叶文、黄喜全、尹剑、朱韵颐、万延军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期间,被告人张爱民、李楠、黄达林、王志、高江涛、刘西员、王某1、韩冬冬、王高、赖正文、邓雨、田景、王学义、许藤严、储朔等人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中被告人张爱民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金雕5只、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大鵟1只、《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二野生动物网纹蟒1条;被告人李楠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金雕5只;被告人黄达林非法收购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雀鹰2只、松雀鹰1只、游隼1只,非法出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二野生动物网纹蟒1条;被告人王志非法运输、出售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金雕1只;被告人高江涛非法猎捕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猎隼1只,非法收购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猎隼1只;被告人刘西员非法猎捕、运输、出售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雀鹰2只;被告人王某1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金雕3只,非法收购、出售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猎隼1只、猕猴1只;被告人韩冬冬非法收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金雕1只、非法运输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金雕1只;被告人王高非法收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金雕1只;被告人赖正文非法收购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雀鹰2只;被告人邓雨非法收购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大鵟1只;被告人田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猎隼1只;被告人王学义非法运输、出售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猎隼1只;被告人许藤严非法收购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草原雕1只;被告人储朔非法收购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红隼1只。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爱民、李楠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王某1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严重;被告人韩冬冬非法收购、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严重;被告人黄达林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告人王志、王学义非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告人高江涛非法猎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告人刘西员非法猎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告人王高、赖正文、邓雨、许藤严、储朔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告人田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被告人张爱民、李楠、王某1、田景的刑事责任,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被告人黄达林的刑事责任,以非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被告人王志、王学义的刑事责任,以非法猎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被告人高江涛的刑事责任,以非法猎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被告人刘西员的刑事责任,以非法收购、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被告人韩冬冬的刑事责任,以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被告人王高、赖正文、邓雨、许藤严、储朔的刑事责任。并提供了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鉴定意见以及相关书证等证据材料予以证实。
  经审理查明:
  一、关于被告人张爱民、李楠、王某1、韩冬冬、黄达林、王志、高江涛、王高、邓雨、田景、王学义等人利用网络交流平台为媒介实施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事实
2015年5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张爱民、李楠、王某1、韩冬冬、黄达林、王志、高江涛、王高、邓雨、田景、王学义利用张爱民设立的“苏州鹰隼交流群”、王学义设立的“西北鹰猎群”以及“西安鹰猎群”、“宠物石猴买卖交流群”等腾讯QQ、微信网络交流平台相互结识,并通过支付宝、微信、银行转账等支付方式,采取长途客运车辆运输的手段将非法猎捕的野生动物予以出售或非法收购,经鉴定属于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金雕五只、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猎隼二只、雀鹰二只、大鵟一只、松雀鹰一只、游隼一只、猕猴一只、《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二野生动物网纹蟒一条。其中,被告人张爱民非法收购金雕五只、网纹蟒一条,并将其中金雕二只、大鵟一只非法运输、出售;被告人李楠非法收购、运输、出售金雕五只;被告人王某1非法收购、运输、出售金雕三只、非法收购、出售猎隼一只、猕猴一只;被告人韩冬冬非法收购金雕一只、非法运输金雕一只;被告人黄达林非法收购网纹蟒一条、雀鹰二只、松雀鹰一只、游隼一只,并将网纹蟒非法出售;被告人高江涛非法猎捕猎隼一只、非法收购猎隼一只;被告人王志非法运输、出售金雕一只;被告人王高非法收购金雕一只;被告人田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猎隼一只;被告人王学义非法运输、出售猎隼一只;被告人邓雨非法收购大鵟一只。
  二、关于被告人刘西员、赖正文、许藤严、储朔利用网络交流平台实施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事实
  1.2015年9月的一天,被告人刘西员在安徽省宿州市附近山上,通过架网的方式猎捕疑似雀鹰鸟类六只。后刘西员通过网络平台以人民币1100元的价格将该六只疑似雀鹰鸟类出售给被告人赖正文,并通过长途客运车辆将其运输至江西省龙南县赖正文处。经鉴定,其中两只野生鸟类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雀鹰。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刘西员的供述,证明2015年9月,刘西员通过QQ网络交流平台,与QQ网名为“收大鵟”的赖正文相识,赖正文询问刘西员是否有雀鹰出售,刘西员遂在宿州某山头使用鸟网抓获疑似雀鹰六只,以1100元的价格出售给赖正文,并通过长途客运车辆运输至江西赣州赖正文处的事实。
  (2)被告人赖正文的供述,证明2015年9月,赖正文通过“浙江猎鹰群”与安徽宿州的刘西员相识,并以1100元的价格从刘西员处购买了疑似雀鹰六只,其在高速公路口从长途客运车辆司机处接货,将雀鹰放置在家中饲养后死亡的事实。
  (3)电子证据检查笔录、提取笔录、照片两张及情况说明,证明公安机关从赖正文手机中提取疑似雀鹰照片两张,经刘西员辨认,系其猎捕并出售给赖正文的两只雀鹰。
  (4)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森公司鉴(动物)字(2016)30号物证鉴定书,证明涉案动物为雀鹰,被列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5)银行交易记录,证明赖正文与刘西员的交易情况。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法律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2.2015年10月的一天,被告人许藤严通过网络平台以人民币2000元的价格从“北京天鹰”(具体身份不详)处收购草原雕一只。2015年12月22日,公安机关在许藤严居住的江苏省泗洪县青阳镇阳光二巷10号将该只草原雕查获。经鉴定,该草原雕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许藤严的供述,证明2015年10月,许藤严通过“苏北宠物联盟”微信群与“北京天鹰”相识,并以2000元的价格从“北京天鹰”处购买草原雕一只。“北京天鹰”通过长途客运车辆将草原雕运输至宿迁许藤严处的事实。
  (2)搜查笔录、扣押清单及照片一组,证明公安机关对许藤严住所进行搜查,查获草原雕一只并依法扣押的事实。
  (3)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森公司鉴(动物)字(2016)9号物证鉴定书,证明涉案的鸟类动物为草原雕,被列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法律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3.2016年1月的一天,被告人储朔通过网络平台从他人处收购红隼一只,并在家中饲养。2016年1月5日,公安机关在储朔居住的连云港市赣榆区厉庄镇河西村家中将该只红隼查获。经鉴定,该只红隼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储朔的供述,证明2015年4、5月份,储朔通过网络购买红隼一只的事实。
  (2)搜查笔录及扣押清单,证明公安机关对储朔的住所进行搜查,查获疑似鹰类一只、孔雀两只、狗獾一只并予以扣押的事实。
  (3)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森公司鉴(动物)字(2016)10号物证鉴定书,证明涉案的鸟类动物为红隼,被列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4)彭祖园管理处动物园出具的查收野生动物收治情况说明,证明公安机关将在储朔家中依法扣押动物交予彭祖园动物园暂时饲养的事实。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法律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另查明,被告人张爱民于2015年12月3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李楠、王某1于2015年12月16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韩冬冬于2015年12月17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黄达林于2015年12月18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许藤严于2015年12月22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邓雨于2015年12月25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王高于2016年1月4日至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被告人储朔于2016年1月5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赖正文于2016年1月13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王志于2016年1月19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高江涛于2016年1月25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刘西员于2016年2月4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王学义于2016年2月24日被抓获归案;被告人田景于2016年2月28日被抓获归案。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并经质证的发破案经过、到案经过等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此外,公诉机关还当庭出示并提交了相关聊天记录、临时羁押证明、被告人户籍证明及被告人李楠的刑事判决书、释放证明等证据,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法律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也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具有较高的生态、经济和科研价值。保护、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对于维护生态平衡、改善自然环境、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由于过度狩猎、栖息地丧失、黑市交易等,野生动物的灭绝速率呈逐步上升趋势。  本案作为犯罪对象的金雕、猎隼等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本身属于生物链顶端的物种,且繁殖率低、数量稀少,极容易受环境影响,如再乱捕滥猎、非法交易,更易使其濒临灭绝,破坏生物链的完整性和生物多样性,进而破坏整个生态环境,因此更需刑事司法保护。
  被告人张爱民、李楠、王某1、韩冬冬、黄达林、王志、高江涛、刘西员、王高、赖正文、邓雨、田景、王学义、许藤严、储朔违反国家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法规,明知系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仍分别予以猎捕、收购、运输、出售,其中张爱民、李楠达到情节特别严重,王某1、韩冬冬达到情节严重,故被告人张爱民、李楠、王某1、田景的行为分别构成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韩冬冬的行为构成非法收购、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黄达林的行为构成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王志、王学义的行为分别构成非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高江涛的行为构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刘西员构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王高、赖正文、邓雨、许藤严、储朔的行为分别构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十五名被告人依法应予刑事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爱民、李楠、王某1、田景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韩冬冬犯非法收购、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黄达林犯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王志、王学义犯非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王高、赖正文、邓雨、许藤严、储朔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予以采纳。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高江涛犯非法猎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刘西员犯非法猎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包含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两个独立的罪名,高江涛分别实施非法猎捕、收购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猎隼各一只,实施了两个不同的犯罪行为,同时触犯了两个罪名,应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数罪并罚;刘西员非法猎捕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雀鹰两只,并将两只雀鹰非法运输、出售给被告人赖正文,其实施的猎捕、运输、出售三种犯罪行为的犯罪对象均系同一物,猎捕的目的亦是为了出售,因此刘西员的犯罪行为系出于一个犯罪目的,实施数个犯罪行为,行为之间存在手段和目的的关系,属于刑法中的牵连犯,应择一重罪论处,本案中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对其定罪量刑较为适宜。综上,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高江涛、刘西员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予以纠正。
  被告人张爱民、王某1、王志、韩冬冬、田景、王学义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在相关的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当,均系主犯。被告人李楠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且系同种犯罪,构成累犯,依法对其从重处罚。被告人张爱民在实施以3500元的价格从李楠处收购金雕的犯罪行为中系犯罪未遂,依法对该起犯罪事实从轻处罚。被告人王某1于2015年5月实施非法出售猎隼的犯罪行为时虽已满十七周岁,但尚未满十八周岁,系未成年人,依法对该起犯罪事实从轻处罚。被告人王高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且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楠、黄达林、王志、高江涛、刘西员、韩冬冬、赖正文、邓雨、田景、王学义、许藤严、储朔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故对被告人黄达林、王志、刘西员、王学义、储朔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张爱民、王某1当庭自愿认罪,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王高、韩冬冬非法收购金雕自行饲养,已属犯罪既遂,在同案参与人张爱民案发后,将各自饲养的金雕上缴至莱芜翱翔猛禽救助中心和河南省民权县森林公安局,针对上述情节对二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关于被告人黄达林、王志、刘西员、王学义、储朔的辩护人提出上述被告人系初犯、偶犯,无犯罪前科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
  鉴于被告人王高、赖正文、邓雨、田景、王学义、许藤严、储朔犯罪情节较轻,认罪态度较好,适用缓刑对其所居住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不致再危害社会,故可以对上述被告人适用缓刑。
综上,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三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爱民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3日起至2027年6月2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二、被告人李楠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17日起至2026年12月16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三、被告人王某1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已折抵刑期一个月零七日,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23年6月24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四、被告人韩冬冬犯非法收购、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已折抵刑期一个月零六天,即自2016年8月2日起至2021年6月25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五、被告人黄达林犯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2月18日起至2019年12月17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六、被告人王志犯非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20日起至2018年1月19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七、被告人高江涛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26日起至2017年7月25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八、被告人刘西员犯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2月5日起至2017年8月4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九、被告人王高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十、被告人赖正文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十一、被告人邓雨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十二、被告人田景犯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十三、被告人王学义犯非法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十四、被告人许藤严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十五、被告人储朔犯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予以缴纳。)
  十六、对被告人的违法所得,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对扣押的涉案野生动物,由公安机关依法移交处置。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岳彩领
审 判 员 王洪亮
审 判 员 郭 娜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日
法官助理 渠敬利
书 记 员 马 娇